上海回收墨盒

上海回收硒鼓

回收墨盒

回收硒鼓

« 硒鼓墨盒回收范围是如何慢慢变化的 | 对于环保回收硒鼓墨盒, 义不容辞的事情 »

2011年9月21日

富士回收硒鼓

再生利用本应是一件好事,富士施乐为此成立了资源再生环保工厂,不过它的顾客们却担心再生的产品和新产品比会不会有质量差别。

   文|CBN记者 赵慧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第一财经周刊》

  “你们要把硒鼓带回去做什么?”苏州东港钢材城办公室主任瞪着眼,看着登门造访的梅培培。梅是苏州兰陵办公设备有限公司的维修经理,他的公司是富士施乐经销商,每个月他都要去客户公司保养、调试之前售出的设备。

  “她不信任我们。”梅培培说。这位主任担心梅培培买走硒鼓盒重新装粉,正如人们经常遇到的小商贩一样—在块木板上写上“回收硒鼓”,盘腿坐在街边—根据每只硒鼓盒的具体状况,商贩们愿意出60元至100元购买。

  这是梅培培基本工作范畴之外的活儿。他本来只需做好安装、调试、维修工作,正如他在其他公司工作的同行一样。但是2007年11月开始,他的老板任凭要求他和同事们在见到客户时多问一句:有用完的硒鼓么?

  2008年1月,富士施乐资源循环公司—爱科制造(苏州)有限公司正式投产。富士施乐希望能够回收用户废弃的整机和硒鼓耗材,经过工厂处理进行再利用或者再资源化(即重返原材料)。

  在日本,富士回收工厂于2000年就已成立,2004年富士施乐在泰国也建立了回收工厂。公司在泰国建厂时经受了废弃物能否进口等质疑,这让他们在中国建厂时分外谨慎。目前在中国回收品来源仅限于中国内地,港澳地区归属泰国回收系统。而台湾地区,由于当地法律禁止跨境运输废旧仪器设备,无法进入富士施乐位于苏州的回收渠道。

  兰陵公司总经理任凭并不能从这些多出来的工作量中获得多少利益。富士施乐会给他们一只鼓大约10元钱的奖励金。整个苏州只有任凭的公司和富士施乐合作硒鼓回收,一般一两个月才能累积几十只废旧硒鼓。“毕竟这是件麻烦事。”任凭说。

  梅培培第二次去东港钢材城,带上了和富士施乐签订的《资源回收合作协议》。第三个月,东港给了他两只用完的硒鼓。

  梅培培把硒鼓带回公司,放到楼下的仓库里。累积到几十只之后,调度员郑瑾打电话给富士施乐爱科工厂。她得在这段时间里将鼓收拾一下,中邮物流很快就会来取货。

  富士施乐将回收过程委托给经销商或者分公司,但是仅靠经销商和据点小规模的说服,并没有让公司立即获得大批回收产品。苏州爱科的实际处理量大约是每年360吨,远未达到每年“50万个硒鼓,1万台整机”的计划回收量。

  苏州爱科工厂制造课系长孙刚和他的同事们用“托”这个量词计算打包的回收品。一个约3至4立方米的箱子就是一托。到达工厂的都是按托包装好的产品,所以你根本看不到想象中废旧物堆积如山的样子。两天一次的进货也没有为工厂带来太大压力,员工们穿着日式拖鞋在工厂走动。

  富士施乐曾经希望回收产品连外壳都一同回收,“新品怎么出厂就怎么回收回来。”不过爱科总经理大竹雄二承认这只是个美好的愿望,很少有人用完硒鼓、整机还保存着外面的纸质包装盒。即使是2008年上半年最佳合作伙伴任凭的公司,也只能答应将回收品尽量收拾干净而已。

  制造课工人王义虎部门里有20多个同事。10个月前他刚进工厂时只有10多人。他花了两周时间记住日本总部发布的回收标准和工作程序。“比其他公司要复杂不少。”他说。

  王义虎负责整机和硒鼓的拆解。听上去是个类似小时候拆闹钟一样的工作,但是仅仅是整机,日本总部就为工厂制定了64项分类,王义虎和他的同事们需要严格按照这些分类,将不同的部件区别开来。

  目前苏州爱科只能对硒鼓进行再利用,这意味着王义虎拆完一只硒鼓后,立即就有同事分析零件损耗程度,根据回收标准确定哪些可以进入再利用流程,哪些只能作为基本原材料,和整机一样作为原材料进入另一个再资源化流程。

  爱科工厂利润来源之一正是再利用流程。选定可以再利用的硒鼓零件,需要依次清洗、再分类、检定,出厂时,爱科提供的就是硒鼓零部件新品。“此时我们就是零部件供应商。”这些零部件价格和新品一致。

  这是个有些尴尬的局面。大竹保证,他和他的同事们根据质量鉴定标准,严守产品零件使用年限规定,只要验定显示超出使用许可,零部件就会脱离再利用流程,进入再资源化流程—简言之就是铜归铜,铁归铁爱科工厂将产品分类、粉碎或熔融,最终将原材料提供给10家合作再资源化公司,它们出厂时仅仅是金属、玻璃、瓦楞、木材或者是塑料,在合作公司,将会变成玩具、汽车零件。

  可是问题在于,顾客不理解回收流程和标准,可能认为回收再利用的产品质量会和新品有差距。目前富士施乐尚未告知消费者哪些产品使用的是回收零件。

  新品和原材料出厂得再称一次重,确认材料是否浪费。重量确认体系是爱科质量监控管理的监督程序之一。 再资源化方面,爱科工厂已经能够达到整机96%、耗材99%的利用率,不能循环利用的资源将交给具有危险废弃物处理资质的公司处理。

  但是大竹不愿透露再利用方面的数据,“这对工厂、公司、顾客、竞争对手而言都是敏感的事。”

  再利用的硒鼓零件们出厂后,将通过正常供货渠道,供应给上海富士施乐有限公司,或者作为日本富士施乐工厂零部件被供应商出口日本。但是它们想要获得中国消费者的理解和认可,或许还需要一段时日。


Tags: 13  

Posted by admin at 21:29:35 | 墨盒| Comments (0)| Trackbacks (0)

Get TrackBack URL for this entry

相关文章

Trackback

Comments

Post a comment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